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久旱逢甘霖
久旱逢甘霖

.
今年将要迈入六十大关的须田,打算迎娶拥有成熟饱满肉体的四十一岁木子作续弦夫人。


也许是欲望即将得逞,须田在婚礼的前几天神采焕发,看起来特别有精神。


须田等待的黄道吉日终於来临,满心喜悦地娶进风韵犹存的木子。当夜,在宅邸举行小规模的酒宴,招待一些
至亲好友,并接受大家衷心的祝福。


好不容易酒宴终告结束,客人们也一一散席,时间早过了十二点,新郎须田此时显得有点坐立难安,心想早点
入洞房好拥抱娇妻入怀。但是新娘木子,她的个性虽然外向活泼,但是思及对方对她而言,算是一个陌生人「今夜
要和这个老头同床共枕┅」种种洞房内的奇丽春光,木子心中不免有些踌躇。


夜更深了,木子请女佣处理酒宴留下的残局,然後她缓缓步入装饰豪华的寝室,只见六十岁的新郎须田,带着
微醺的神情慵懒地斜躺在床上。


不晓得要如何开口招呼,木子觉得有些彷徨不定,沈默了一会儿,只好踱步向前坐在床沿,轻拍松软的鸳鸯枕。


「呃!你这样躺,会把衣服睡皱了喔!而且样子很不好看,对了!今天很累吧?客人这麽多、这麽热闹,呃!
要不要我帮你按摩腰部和大腿?我的技术不错呢。


」果然,姜还是老的棘,对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老头甜言蜜语百般奉承,须田那支很久没尝到甜头的宝剑,开
始慢慢坚挺起来。


「木子,我那儿都不需要按摩,只有这个地方最需要。来!奶来摸看看嘛!」抓过新娘丰盈的手指,按在自己
勃发的肉棒。透过薄质衣料,木子感觉到肉棒上的青筋浮动。


「可是┅」虽然嘴里矜持,但是她内心期待进入亢奋状态,而且初夜违反新郎的话可能不太好。


如铁棒钢硬的「阴茎」在穿着裤子的股间跃跃欲试,她的腹腔深处燃烧一股热流,瞬间布满全身。


木子开始轻微地颤抖,眼前这根几乎凌驾壮年男子的巨物,吸引她用贪婪的眼神凝视,炽热的欲火开始熊熊地、
漫无止境地燎原。


她伸出手拉下男人的拉链,插入大腿内侧摸索。


轻轻柔柔地握住「棒子」,每一点细致的抚触,都是以激起电光石火般的迸射和激烈,鼓动的肉茎所发出来的
热度,几乎烫遍她的手指。


木子被这种凌厉的威势给震憾的几近昏厥,隐藏在她成熟丰满的胴体内的「大门」不知几时开始泛滥淙淙的激
流,沿着肉口、阴毛、大腿内侧缓缓地流泻出来。


须田揽者女人的背部,凑嘴过去想和她亲吻。


「唔┅不行。」「来嘛!别害羞。」「唔┅慢点嘛!」木子巧妙地将脸避开。


「怎麽?奶不想要?讨厌接吻?」「不是啦┅唔┅」「来!我香一个。」须田淫邪地将布满皱纹的脸贴近,双
手紧拉着她不肯放开。


「哎呀!人家不是讨厌啦!只是认为先不要那麽急嘛!」木子眼波转、娇娇地解释。


「哦┅是吗?」「嗯┅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嘛!难道你以为我在骗你?」「奶怎麽这麽说,我那敢呀!我还以为
奶很讨厌这招,春宵一刻值千金浪费掉多可惜呀!」「嗯┅」「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,所以┅」「嗯
┅」「别害羞,来!到我身边来,让我们像一对和睦的夫妻般契合吧。」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木子的手,让她靠
在自己胸前。


长久以来,一直寡居的女人,很久没有抚触男人的肉棒,虽然是四十出头的年纪,但是对这种肌肤之亲,不会
有丝毫的扭捏之态,反而将丰盈尚具弹性的肉体挨近。


须田一手抱住木子柔软香馥的躯体,另一苹手熟练的伸进女人双腿间,迅速地将内裤褪至膝盖。


指尖摸索丛丛的香草,上面早已布满晶莹发亮的淫露,阴毛的范围很宽,比普通女人还要长。


须田暗自在心中评断,这个「阴门」性能属於上品,一定能使「棒子」如年轻时那般尽兴。


「啊┅啊┅」木子此时已因欲情高涨而忘了羞耻,口里不禁发出低沈的呻吟,还淫荡地张开双腿。


男人的手指沿着神秘峡谷边缘抚摸,再深入阴核及肉口间来回挖弄,女人流泻的浪水如泉涌般湍湍不止,滑腻
黏稠的触感,使得手指极不易夹住翻突的肉瓣。


须田愈来愈无法忍耐,两苹手扶住女人的腰肢,如铁棒的「肉茎」一口气插入女人的门内。


「唔┅呃┅」这根肉茎用力插入时,木子全身的血液开始翻腾,她的喘息也逐渐地加强,下腰部拚命往上抬高,
尽量收纳粗大的肉棒。


屁股与屁股紧密贴合,互相揉弄的阴毛发出声响。


木子的「阴门」热度越来越高,象徵着深沈而神秘的澎湃生命力量在激烈地回荡着。


丰实富有弹性的肉瓣紧紧包住「棒子」,肉口咬住「棒子」的龟头,腰急速耸动,好像要吸光须田的精髓似的,
如一阵狂烈的狂扇,那种狂劲使木子激昂奔放。


左右交互来回振动回转,所有的床第秘术尽出,九深一浅、上上下下一直摩擦揉弄。


木子也是个性经验老道的高手,平常也使用过种类不同的淫具,提高阴门的感受性。湿滑的肉口如抹片纠缠膨
胀的男茎,晕眩感觉既深厚又深沈,一波比一波强烈,一阵比一激烈。


须田数十年来的性交经验完全为她迷乱,如今丝毫不顾斗大的汗珠正由面颊一颗地冒出来。间歇性吁息变成急
促的娇喘,他拚命用力地挺动腰部,抽进去又抽出来,像跃入一团火似的。


木子仍然巧妙地操作纠缠「阴茎」的动作,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快感袭卷而来,让她忘却年龄上的束缚,拚
命地吞噬彼此炽烈撞击间的那种激昂的肉欲之爱。


木子喘着气息,嘴唇紧着,四肢因至高至极点而痉挛。


「啊┅啊┅」好色多淫的须田似乎饮了青春之泉,体力充沛地运用各种方式花招搂抱木子,四十八神秘技尽量
施展,高亢的快意在他们之间汹涌翻腾,好多狂乱的心颤,在两胸腹深处传出。


木子活到这般年纪,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能够再度尝到这种魂销蚀骨欲仙欲死的滋味。


「啊┅我┅太美了啊!」她不禁意识模糊地低喃。


格外勃发的棒子一直深深插入,终於┅「唔┅」木子嘶声地嘘气,第一次燃起的爽快依旧残留体内,甜蜜的淫
露从阴门流倘到肛门附近。


两个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男女,正相互卷拥地将自己埋没在肉欲的狂涛中,棒子在湿滑的肉腔滑游而入,当龟
头触及子宫肉壁,立刻又退缩抽逃,这种激烈游戏玩弄,让须田和木子愈来愈难忍受腔内传来的骚动,遽烈的热源
在他们的血脉里奔闯不已。


绝美怒涛像发狂般一涌而上,枯木老朽的身躯掩盖在如羊脂玉般肥的肉体翻滚蠕动。


两个人拚命拥抱,迎接颤狂冲击,一股灼烫的精液急速由龟头涌出喷向女人结实的子宫。


刹时就像要晕厥般,须田棒子竟会让女人的穴内生出麻麻的感觉,彷佛沈睡了千万年的火山口,遽然在一次裂
石穿岩的爆发中,冒出灼热的溶岩。


木子阴门的浪水从肉口源头,潺潺地涌出来,潮湿了阴核、肛门,连床单、棉被也濡湿一大片,而她被这袭浪
潮卷的动弹不得,整个人瘫在床上,也没力气去擦拭乾净。


须田也是一样,尝尽木子美味的阴门,身体的精气完全被吸乾殆尽,躺在床,女人甘美的肉体犹令他醇醉。


他闭目思忖,这种难得的阴门,很难用金钱衡量,一时之间,觉得木子可爱又温柔,感激之馀用力伸出双臂环
抱着她。


虽然在心底暗叹岁月不饶人,萎缩的阴根不可能再度勃起,但是良夜已深只好拥着娇妻酣然入睡。


度过美妙的初夜,须田夫妻被明亮的阳光惊醒,窗外不知几时下了蒙蒙细雨,发出沥沥的声音。


「今天下雨呢。」「嗯,好长一段时间没下雨了。」「长久乾旱,那些草木一定很饥渴,今天这场甘霖适时降
下,它们一定很高兴。」「是啊!古人不是说过久旱逢甘霖是一大乐事吗?奶和我就像外面那些草木,很久没尝到
性的甘霖,直到昨夜,我才深刻地了解到什麽才是人生生存的意义。」「哎呀?讨厌┅怎麽又提到那回事。」「老
实说,昨夜我和奶的激情,原是我这辈子再也不敢想像的美梦,这是神佛的恩赐呢?还是我们有缘相会,奶的深情
牵引着我相互引爆灼热的欲火。」「哎呀?又提那个,你!」「木子,对这种事不必羞於启齿,任何人都会很自然
地享受性爱的欢愉,那是人对生命深处渴望给予及付出的极至,也是神佛赐给人类最高的恩惠,奶难道不同意?」
「哎,你怎麽老提这个。」「唉,我这麽说也没错。木子,怎麽样?现在再来一次,早晨的做爱可是别有一番滋味
喔!奶没听过这种说法吗?木子,我们再来搞一次好吗?木子!」「可是┅昨夜不是已经搞过两、三次。」「才两
三次算什麽,我虽然现在年纪大些,但是精力可不输给年轻小伙子呢!


搞个一次二次也不会简单地就认输。木子,相信我吧!我向奶保证,我有这个自信。」「是吗?可是┅」「别
再可是了,快过来!我这次要让奶体认,什麽才叫真正的男子气魄呢!」说完,他立刻拉近木子,吸吮她的唇,乾
乾的嘴唇不住地在木子脸上啄吻,一苹手覆盖在大而丰硕的乳房上爱抚揉捏,一苹手悄悄地伸进股间裂缝搓揉阴核。


顿时,木子口里嘟嚷着。


「哎呀!你别弄那里┅」口中虽然拒绝,但是昨夜曼妙的高潮滋味,让她现在反而像一苹饿疯了的野兽,突然
攫住猎物般,非将对方生吞活剥啃食的一乾二净才安心。


须田伸出二指,如妖虫般在濡湿的肉中来回挖弄,自己最难以忍受的地方被他肆意的骚揉,木子原本松软的阴
核,立刻绷的紧硬,一种莫以名状的快感在体内流窜。


被炙烈的情欲催淫的女人,被数以千万计的心颤自身体某一部份深处昂腾而出,像烈焰般焚尽一切。


除门内的浪水而下,滚烫而沸腾的喘息,使她那张脸明媚的如风两欲临的黄昏红一般。


「快点┅再这样下去我会受不了!啊!快点插进来,尽量插深一些。」於是,巨大莹白的臀丘开始猛烈回转。


「嗯┅我看看┅」木子像大平原般的腹部拚命往上抬高,须田拉起她的双足,分别跨在自己双肩,鼓起膨胀的
茶褐色小穴整个暴露出来。男人用手指拨开大小阴唇,露出里面紧红色的肉瓣,开始不住地揉捏压弄了一会儿,突
然抓起勃发的阴根往里面插去。


女人的肉口像咬住什麽东西以不断勒紧,酥麻的感触一直传达到巨阴的蕊部。


须田猛然翻起白眼,腰部猛烈撞击,由深而浅到达子宫後又迅速抽离,颤抖的阴核在饱受蹂躏後,反而汇聚成
相乘的效力,向四肢游散开来,龟头插的很深,越到里面热度愈高,狭长的阴道变的又黏又滑,两个人的兴致逐渐
地昂奋飞腾。


阴茎和阴壁的摩擦揉弄产生的快感,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比拟,木子的阴门酥麻难耐,官能的疼痛将她推向高潮
的绝顶,腰肢奋力地如波浪般回转摇摆,慢慢地加快速度压迫须田的根。


木子的感情异常细腻敏锐,她大声地昂着头,张着口喘气。


「唔┅唔┅」如断气般地在肉欲漩涡中挣扎。


女人采取和昨夜不同的作爱姿势,阴门摩擦阴根情况也不一样,崭新的快感在体内流窜奔走,手指伸进男阴胯
间揉弄两粒肉袋,可是双腿被抬高的关系,双手完全构不着,只能暗自着急,不得不揉弄自己隆起的肉球,无奈地
低声吁气唉叹。


「噢┅我该怎麽办┅如此猛烈的撞击┅我会受不了┅又要出水了,快插我。」嘴里拚命嘶喊哀泣的同时,阴门
越缩越紧,弯曲而僵直的指甲,不停地在须田的背上抓划,黏稠的淫露也不断地倾下来。


「唔┅奶得到高潮了?还是奶的体力比较好?我好像有点体力不济。」浊重混乱的喘息从口中断断续续地喷出,
两苹手攫住木子的臀部配合自己律动节拍,有时让木子大力扭动来延续抽送运动。


也许真的岁月不饶人,须田乾瘦多皱纹的脸上布满汗珠,似乎显得力不从心的样子。


但是他又想让木子得到喜悦与满足,以及重温昨夜春意盎然的美梦,全身汗如两下,在肉欲边缘挣扎颤抖,可
是,络究是白费一场心力。


他缓缓让木子仰躺下来,两腿伸开如大字形,重新开始正面攻击。木子突然察知须田或许是体力不济,小心留
意臀部扭摆的速度,尽量配合他的方式进行性交。


屁股上下左右,采取千变万化的回转摇摆,有时停下来揉压他的阴根,有时继续进行律动,好不容须田麻麻的
官能受到鼓励,又起来冲峰陷阵。


他极力摒弃一切浮世的意念,拼命扭动腰力一战木子的阴门,几乎要撕裂般抽送。


瞬间┅一声低沈的呻吟在空间回荡,滑腻黏湿的阴根再度想引爆热源。


如野兽般的嘶吼,浓白的精液如子弹快速地在木子的子宫内爆发。


经过一场热战,又重新维系男性尊严的须田,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,犹如战胜的勇士。


「太好了!」才刚说完,光精气的阴根因悄耗过度而萎缩,而他也双手一瘫,彷佛死人模样地倒在床上睡着
了。


【全文完】